全国咨询热线:400-0637746

主页 > 新闻动态 >

17万人弃家“避核” 政府发放碘片

时间:17万人弃家“避核” 政府发放碘片

  新快报讯 日本政府12日将面临核泄漏危机的福岛核电站方圆20公里地区划定为疏散区,到13日晚,短短一天内,已有超过17万人离家“避核”。他们被安置在临时设立的疏散中心,挨个接受全副武装的医疗小组的核辐射检测,并服用碘片降低可能遭受的核辐射伤害。

  有日本官员澄清,190人确诊遭受核辐射的消息是误读。福岛县政府13日发布消息称,已确诊遭到核辐射的人数为22人。

  雅虎新闻网13日援引日本共同社报道说,截至13日晚,已有超过17万居民因担忧遭到核辐射而被疏散到安全区域。

  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13日表示,目前为止,已被释放的放射能对人体健康的伤害“微乎其微”,他说,大疏散只是以防万一。

  “我们无法排除核电站爆炸的可能性,”枝野幸男说,“但是即便发生爆炸,也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显著影响。”

  但是,日本核安全机构发言人三宅亮(RyoMiyake)却表示,福岛县双叶町有约160人可能在等待疏散的过程中遭到核辐射,他们中有约60人是老年病人以及地方医疗人员。另外,还有约100名乘坐大巴离开的居民可能遭到核辐射。他们已经被紧急送院诊治。

  日本NHK电视台13日称,当天新确认有19名从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3公里撤离的人员遭到核辐射。他们都是双叶町居民。NHK说,截至13日,已确认遭核辐射的人数上升至22人。

  另据雅虎新闻网报道,一名日本官员澄清,此前有媒体报道称190人确诊遭到核辐射,其实这190人只是“可能遭到”核辐射,因为在核辐射量上升时,这190人仍在福岛核电站周边半径10公里范围内未能及时撤离。

  该官员表示,疏散人群一抵达疏散中心,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就会挨个对居民进行辐射检测。

  有媒体报道,一些被疏散的居民行动迟缓,他们遭受的核辐射风险很高,而这些人多是老年人、学龄儿童和带婴儿的家庭。

  13日晚,核电站周围检测到的放射性物质包括碘131和铯137。碘131一旦被人体吸入,可能会引发甲状腺疾病。日本政府已计划向核电站附近居民发放防止碘131辐射的药物——碘片。铯137会造成造血系统和神经系统损伤。

  12日15时30分,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电视画面显示,建筑物炸裂四散,浓浓的白烟滚滚升腾,沿着海岸线扩散。

  在位于福岛市大町的东京电力公司福岛县办公室,正在看电视的公司职员首先感到不妙:“压力过高引起的爆炸?这样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另一人回答:“水位不变,也可能只是氢气爆炸。”

  据雅虎新闻网报道,在距离福岛核电站60公里外的郡山市,一座在地震中玻璃几乎都被震碎的体育馆成了疏散中心。身穿防护服、戴着防护面罩的医疗人员对陆续赶来的1500多名疏散居民进行了核辐射检测。

  “最先我只担心地震,现在我又要担心核辐射。”家住在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建筑工人小柴健治说,他的核辐射检测呈阴性,但他仍高兴不起来,“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13日的避难范围仍是20公里,小柴健治和“难友”们所处位置在日本官方的通报中是绝对安全的。相比他们,另一批一日之内多次奔波的避难者更加焦虑。

  12日18时25分,日本政府把避难距离从原先的10公里扩大到20公里。“原本以为只要撤离到这里就行了,没想到还要再往远处走,情况糟透了。”在距离福岛核电站12公里的川内村,村里的振兴课课长松本茂沮丧地说。

  当天早些时候,川内村才刚刚接纳了从距离核电站更近的富冈町5000多名来避难的人员,而村里原本就只有3000人,仅有的20座公共设施塞得满满的,结果现在一共8000多人又要往更远处避难。

  据日本《朝日新闻》13日报道,另一处疏散中心、福岛县川俁町小学则聚集了800多人。这里设施简陋,也收不到任何消息,连基本供给都很紧张,12日中午,一批饭团运到,但只能两个人分一个。

  为了预防核辐射引发的伤害,当天下午,医疗人员配置了碘化钾溶液,从婴儿到40岁以下的成年人都要饮用,人们面带不安地排队饮用溶液。

  一名39岁的妇人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在这里避难,她说自己住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约2公里的大熊町,丈夫就是核电站的警卫,疏散令下达后,她带着孩子跟随人群来到疏散中心,至今没有和丈夫取得联系,但她“更担心的是孩子的身体”。

  一名61岁的男子说他住在距离第一核电站4公里处,做的是销售钓鱼用具的工作。他沮丧地说,核电站爆炸肯定会给当地农业与渔业带来沉重打击,别说生意做不下去,“连什么时候能回家都不知道”。

  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25公里的葛尾村地处偏僻落后,12日18时半许,村政府广播告知核电站爆炸一事,警告村民不要外出并紧闭门窗。

  村里一名77岁的老者看着电视上核电站爆炸的景象,感到惊恐又担忧,经历过二战的他说:“必须做好思想准备,核辐射物质会随风扩散,不知道政府有没有考虑过相应的对策?”

  50岁的关根照子嫁在大熊町,她带着两个孩子,自己开车回娘家葛尾村避难,“但距离核电站要多少公里才能算安全?”照子忐忑不安地说。

  在距离核电站30多公里的南相马市,疏散居民也惶惶不安,一开始这里聚集了1400人,但由于害怕核辐射,超过一半的人撤离到更远处避难,13日这里只剩下600人左右。

  一名65岁的当地人无奈地说:“如果真的核爆,逃到再远的地方也没用,我就留在自己家里。”

  雅虎新闻网13日晚报道,法国驻日大使馆敦促法国公民离开东京,“以防核危机升级”,即便东京距离福岛核电站有270公里。

  新快报讯 据雅虎新闻网援引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气象厅13日表示,当天日本风向是由南至北,这意味着福岛核电站泄漏的核辐射微尘可能会被吹往北部。

  日本气象厅称,过了午夜,风向将改为由西向东南方向吹,这意味着核辐射微尘会被吹向太平洋。到14日,风向会由向东北方向改变为向东南方向,风速为2至3米/秒。

  据新华社电 在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并导致放射物泄漏事故后,德国总理默克尔12日晚宣布,德国将全面检查境内17座核电站的安全标准。

  默克尔说:“日本发生的事情对世界是一个转折点,核电站事故发生在日本这样一个拥有最高安全标准的国家,德国也不可能像以往一样照常运营核电站,必须全面检查核电站的安全标准。”12日当天,大约6万名示威者在德国南部斯图加特市组成了45公里长的人体链条,要求立即关闭所有核电站。

  日本《朝日新闻》13日痛批政府危机处理工作混乱无序,认为在处理核泄漏一事上信息不够透明,而疏散指示的发布更为滞后。

  反对派也对日本政府的应对方式表示质疑。日本新闻网报道说,日本参议院议长西冈武夫13日举行记者会,要求日本政府实事求是向国民公布核电站受损情况和危险程度。

  西冈武夫指责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记者会上就影响程度含糊其辞,他说,政府必须将核电站的实际现况和可能发生的后果,真实地明确地告诉给国民,不能老是给国民和媒体吃“安定药”。

  另据日本电视台报道,运营福岛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高层13日召开记者会,副社长藤本孝等六名高层人员在会上鞠躬谢罪,但仍逃不过现场记者的围攻。

  有日本记者厉声逼问核电站情况:“3号机组会不会发生燃料棒熔化?”藤本回答:“目前尚不清楚。”记者当即对他吼道:“把话说清楚了!到底会不会?”“别含混言辞!”藤本只是答:“情况是严峻的。”日专家数东京电力三宗罪:

  据新华社电 曾任东芝公司核电站设计师的后藤政志13日说,可以初步认定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发生的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是核电站抗震能力不足和设备老化所致。而日本民间组织“原子能资料信息室”代表伴英幸也认为,发生事故是东京电力公司没有充分考虑核电站应对海啸的能力。

  后藤政志在记者招待会上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说,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在设计时考虑了防震问题,但显然没有充分考虑应对如此高强度地震的能力,这次地震的强度远远超出1号机组的抗震能力,所以才会出现冷却系统问题导致堆芯熔毁和放射性物质泄漏的事故。

  他还说,日本在当地有多座核电站,但是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问题最为严重,这也和1号机组建成时间最长有关。1号机组已建成40多年,是福岛第一核电站中最早完工的,各种设备和管道都已老化,甚至存在锈蚀状况,所以最容易出现问题。

  大阪大学原子能工学名誉教授宫崎庆次说:“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态。此次事故令人感觉在救援过程中过于依赖应急电源,而应急电源恰恰出现了故障。如果从12日凌晨开始,就用临时的消防水泵向反应堆注水,更早采取措施降低反应堆温度,事故本来应该可以避免。”

  2000-4000 产生几种射线疾病:骨骼和骨密度遭到破坏,红细胞和白细胞数量极度减少,有内出血、呕吐、腹泻症状。

  1000-2000 轻微的射线疾病,疲劳、呕吐、食欲减退、暂时性脱发。红细胞减少、不可恢复。

上一篇:中国人过度体检调查:有些地方价目表长达2米

下一篇:hologic双能x射线骨密度仪 售后